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由塔读文学小说网(m.bt645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韩觉是出了名的不热衷交友。
他这个人在圈内给人的印象就是——不太好结交。
一些大牌的艺人曾向韩觉表示过亲近,想纳他进圈子,打麻将,喝酒,一块儿玩耍,但韩觉总是不肯凑那个热闹,经常拿“家里有猫要照顾”当借口。两次三次约不出来,大家也就明白了韩觉的意思,不约了。
不出来是吧?也行,在家也有在家的促进感情法。
有人对症下药,投其所好,知道韩觉喜欢小动物,就建了个【明星吸猫群】,要拉韩觉进来,聊聊他那只成了精的黑猫,有空让猫猫们出来交交朋友。韩觉满口答应,说好啊好啊。然后顺利进了群。大家特开心,不管有猫没猫,都弄了一只,恶补了养猫知识。结果韩觉进群后,大家艾特他人,他总是不出来和大伙儿互动说话,一连好几天看不到人影。群主打电话过去,韩觉解释说他平时不太玩手机,群消息就总是没注意到,不过他清晨六七点吃早饭的时候会看,但那个时候好像群里没人,大家都在睡觉,找不到人说话。
难搞。
特别难搞。
一部分人就觉得韩觉高冷孤傲、恃才傲物,不就是仗着帅气又有才华、身家不菲还有只猫么,拽什么拽?但这个说法很快站不住脚——后半句能站住,前半句高冷孤傲和恃才傲物站不住。
韩觉和魔都的民谣圈,诗人圈,文人圈走得很近,常有往来。圈里边的新人和韩觉聊天,希望韩觉说点什么,然后他们总是能从韩觉那里得到一些免费而真诚的建议,和指点。
韩觉在国外也是一样。他在美利坚的时候,也会和曾经给他伴奏过的乐手们一起去酒吧听音乐,看脱口秀表演。就连那个【歌手合伙人】的凯瑟琳,都表示和韩觉偶有联络,过节时,会收到韩觉的节日祝福。
观察韩觉有数的朋友圈,他的朋友有圈内的,也有圈外的,有国内的,也有国外的。和财富无关,和地位无关,和才华无关……很难看出韩觉交友的准则是什么。
大家分析来分析去,最后惊讶地发现,韩觉交友飘忽不定,只是因为他懒得交朋友——韩觉大部分朋友,都是从工作的同事演变而来的。
对这种家猫型性格的人,大家实在没什么办法。
但也因此,谁也没想到与韩觉没什么来往的林芩,竟能和韩觉那么熟络。
“店里没有咖啡,就给你买了这个。”林芩对着刚进门的韩觉,推了推桌上的饮料。
韩觉在沙发前坐下,拿起饮料喝了一口,然后晃晃杯子,听到里面冰块碰撞的声音,十分满意,“没事,柚子茶也挺好喝。”
韩觉接着问,“是现在开始排练还是等下?”
林芩摇摇头,捧着手里的冰糖雪梨茶,说:“不急,等下再说。”
“噢。”韩觉点了点头。
不知什么时候,韩觉的坐姿像小偷一样慢慢变形,先是躺到了沙发上,然后一点一点往下滑。如果不是平躺着没法喝茶,韩觉应该已经躺下了。到了《我们恋爱吧》就跟回了家一样,刚才跟工作人员打招呼是,现在变成烂泥也是。
“对了,”韩觉说,“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好看的漫画?推荐我几部。”
“刚好昨天发现一部,忘了告诉你。剧情和分镜都很精彩,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。”
“叫什么?”
“《不死人种》。”
“有点耳熟。”
“里面几个怪物的形象,跟你那个叫【行走的人】雕塑蛮像的,说是获得了你的授权。”
“……难怪这么耳熟,画这个的漫画家来工作室找过我,想跟我合作,改编他的一部漫画成影视剧本,然后没谈成。他走的时候看到了雕塑,就说有了灵感,问我下部漫画能不能用那个形象。”
“原来如此。”
“そうですね~~(搜达斯内——原来如此)”
“唔,你特训的效果还挺好的!”
……
演播厅里,张子商正一脸惊讶。
“你干嘛一脸惊讶的样子?”边上有人就惊讶地问张子商。
“也没什么……”张子商收敛表情,调了调坐姿,“就是奇怪师父怎么那么喜欢蹭别人的演唱会,自己怎么不开一个?”
这话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。
但实际上,张子商是在惊讶别的。
韩觉喜欢苹果不是什么秘密,这是写在个人百科里的资料。大部分人若是给韩觉准备饮料,基本都会准备苹果汁。然而只有真正和韩觉关系近人才会知道,韩觉更喜欢喝咖啡。
他没想到林芩和韩觉的关系会那么近,近到知道韩觉喜欢喝咖啡,聊漫画!
林芩啊林芩,你藏得也太深了!
张子商此时满脑子想的都网上的一个段子——【XXX影院X排X座的姑娘,你好,我有件事想告诉你。就在你去厕所之后,你的男朋友和你的闺蜜迅速亲了起来,举止亲密,你回来之后,他们又立马分开。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真相,希望你……】
张子商凝了凝神,现在不是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。
【要想想该怎么把这件事通知给章老师……】
……
“对了,这里怎么就只有你?”韩觉转头看了看录音室,问林芩。
林芩也不答话,只是往一个地方努了努嘴,说:“你这样说,王导要生气了。”
录音室的角落工作人员,角落缩着一座魁梧的肉山。
看到韩觉视线投来,那魁梧肉山动了。他摘下帽子,猛地甩在地上。
“啪。”
众人以为他生气了。
这还没完。
气氛还没来得及凝重,只见肉山嘟着嘴,高举两手,握成拳,将双拳置于胸前,呼噜呼噜地转啊转,做环绕动作,最后猛一抱胸,哼了一声,表达他真的生气了。
韩觉目瞪口呆。
一片安静中,王导的瞳孔震动了几秒,但他仍能坚持。
“哼,哼,哼……”每哼出一声,王导就扭一次身子,他那庞大的身躯在录音室腾挪,带起了道道气流。
韩觉仿佛被气流刮得站也站不稳了,大喊:“我错了!”
“哼!”王导捏着嗓子用类似小女孩的声音说话:“小王生气了,小王不原谅你,小王要……”
“呕……”韩觉终于忍不住了。
“咳咳咳!咳咳!”林芩也捂着嘴转过头去,猛烈地咳着。修炼多年的樱花国女子的涵养差点破功。
无论是收音还是摄像师,也噗嗤噗嗤地在憋笑。
“不会是报复我去年的恶作剧吧?”韩觉缓过来,心有余悸地看着王导。
王导看大家反应强烈,也是不免有些脸红,他大声为自己辩解道:“我这……”
声音还是有些尖。
眼看着大家又要倒下去了,王导连忙咳了几声,调整嗓音,低沉道:“我这都是为了搞笑!”
韩觉和林芩好不容易恢复过来,齐齐挪到了沙发的最边上,离王导远远的。
“你们不懂喜剧效果……”
王导那颗寸头几乎要怒发冲冠,但看着韩觉和林芩坐在一起的画面,他突然有些晃神。
“怎么?”韩觉问。
“想到了其他恶心人的办法?”林芩猜。
王导嘿嘿笑了一下,盘腿坐下,说:“有点没想到。”
“什么没想到?”
“没想到你们关系那么好。”
“我也没想到,”韩觉看了一眼林芩,说,“这大概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互相留了一线的缘分吧。”
他俩第一次在《吐槽大秀》上见面,韩觉把全场的人吐槽了个遍,唯独漏了林芩。而林芩在最后反击的时候,也没吐槽韩觉,甚至还在最后的【吐槽王】奖杯给了韩觉。事后接受采访时谈起这件事,她说她看漏了忘说。实际情况是不是真的忘了,仁者见仁。
“本来你们可以更有缘的。”王导说。
韩觉疑惑了:“什么意思?”
林芩倒像是知道了点什么,抿了抿嘴,没有说话。
“其实最开始,我们帮挑的搭档,不是小曼。小曼是最后两天的时候,突然换上来的。”
王导看了看韩觉,再看看林芩,伸出手指,将他们连了连,说:
“本来你们两个才应该是一对。”
……
“???”
“!!!”
演播厅的人集体后仰。
只有张子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。
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……”张子商四肢着地,微张着嘴。他这目瞪口呆的样子倒是有几分他师父的影子。
但大家的关注显然不在张子商身上:
“还有这种事?”
“今天是什么专场?”
“王导是要搞个大新闻啊!”
“……”
虽然他们都是实打实的圈内人,知道恋爱综艺和【假想情侣】是个什么玩法。但他们此时代表的是观众,要尽可能地说出观众的心声。
但【职场情侣】真的太好了,艺人也是人,看的时候也投射了感情,希望这一对能在一起。
此时王导说的话,无疑是病毒,是恶意补丁,没有多大的危害,但提供了一种可能。
我们一点都不想听啊!混蛋!
“他们是四月初录的,这不会是那个什么什么骗人节的把戏?”有人说。
“啊?”其他人不明所以。
此人解释:“去年韩觉不是耍了节目组嘛,这个说不定是节目组的反击。”
众人一个接一个想到了这个可能性,并觉得可能性很大:“说不准的咧!还真的有这个可能!”
大家提及恶作剧,都纷纷把目光看向了张子商。
演播厅外的摄像机也对准了张子商。
仿佛约定俗成,张子商在恶作剧方面的天赋众口一词的好,极好,好到跟他那同样喜欢恶作剧的师父相比,张子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“这个……那个……”张子商从地上爬起来,坐回沙发对【恶作剧】这个说法也拿不准主意。
韩觉和林芩不是第一次同框了。
他俩最早的一次见面是在《吐槽大秀》。之后是意外偶遇《恋爱信号》素人嘉宾的时候。再接着是《极限男人》的【极限演唱会】。最近一次是《唱作人》。
两人的【缘分指数】仅次于韩觉和章依曼。
如果不是因为两人碰面的场合四次里章依曼出现了三次、两人说的话不多、互动量可怜、关系频频不是很熟,不然韩觉的粉丝里,必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人会觉得韩觉和林芩有在一起的可能。
张子商以前连【可能】还是【不可能】这个问题都没去想过。
但现在,张子商不确定了。
“看林芩的表情,她应该是知情的,所以恶作剧的说法,在我看来,在我个人看来!”张子商着重强调了【个人】,说,“……我也猜是恶作剧。”
众人握了握拳,觉得这下稳了,纷纷肯定节目组必定是在恶作剧了。
张子商露出假的不能再假的假笑,木然地看着电视,心里在喊:
【章老师!你在哪里!】
……
朋友能分成两类,一种交心,一种交钱。
对韩觉来说,林芩属于交心的那类。
林芩在华夏迈出的第一步,恰好是韩觉复出的第一步。
他俩同时起步,如今一样成名,但走的是两条不同的成名之路。
韩觉清楚自己走红是靠作弊,而林芩不是。林芩是真正的天才。
林芩刚来华夏的时候,水土不服,市场一时打不开,资源逐渐变得没那么好,通告也越来越少。然而林芩从头到尾都没有焦急过,她只是学习,再学习,适应,再适应,她只尽力做好自己能做的,然后上天给多少,她就接多少,不骄不躁,不急不怨。去年五月,林芩受章依曼邀请,参加了【极限演唱会】,给章依曼和黄进制作歌曲,大获成功,获得巨量关注,林芩倒也争气,接住了这些关注,【艾都】趁势放出林芩一手包办作词、作曲和编曲的新专辑,遂走红。
在艰难成长的过程中,林芩有无数次机会提起韩觉,或者寻求韩觉的助力,但她始终没提。
在喧嚣的娱乐圈里,林芩从来不刻意彰显她和韩觉的交情,颇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思。既不张扬,也不刻意隐藏,一切都顺其自然。
在外人看来,韩觉和林芩的关系好得有些莫名其妙,但对他俩来说,其实一点都不突兀。除了爱好接近,才华相当,志趣相投,他们共同经历过绑架未遂的事件,还属于患难之交。鲜有人知的是,某年除夕,他俩于书店偶遇,林芩聊起章依曼,帮她说着好话,让章依曼在韩觉心里加分,同时也点破了韩觉内心对章依曼的好感,意义重大。更别说之后林芩在【职场情侣】下车之后,穿针引线地帮助两人偷偷约会。
所以当林芩说她邀请韩觉当演唱会助阵嘉宾的时候,韩觉二话没说就答应了。
“喝完了,开始排练吧。”当韩觉从吸管里只能吸出空气之后,站起来,准备开始今天的正事了。
“行。”林芩把门外的录音师叫进来,然后带着韩觉进了录音棚。
“所以真的是樱花国语?”
“对。”韩觉一边试着乐器,一边点了点头,说:“不过我是找会樱花国语的朋友翻译的,你等会儿听了感觉哪里不对,或者哪里可以更好,你指出来。”
“行。”
林芩说完就出了录音棚,把地方留给了韩觉。
在接下来,韩觉开口唱了两首樱花国语言的歌曲,而且不是老曲新词,是完完全全的新歌,给足的重视。
“暂时就先这两首吧,你看看用哪首比较好。”韩觉言语间留下了很大的余地,仿佛再有十首八首也不是事儿。
……
演播厅的众人听完两首歌,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
还能说什么?
说为什么对于有的人来说,写歌怎么就那么简单?
说韩觉这是连樱花国的市场也不放过?
还是说……
“给他翻译的人,不会就是阿哲吧?!”有位女艺人双手捂脸,双眼发光,神采奕奕。
阿哲就是【W.I.N.4】的林郁哲,男的,是韩觉的老队友,樱花国人。在华夏成名,之后转型演员,在华夏拍了好几部收视不低的电视剧,成为偶像界的小天王,是樱花国人民的骄傲。
韩觉的美利坚朋友很多,但要数樱花国的朋友,那就只有林郁哲一个。
张子商太阳穴突突突地跳,觉得信息量好大,今天要通报组织的消息好多啊。
【章老师!你到底……咦?哲哥的这个消息我为什么要往上报???】张子商揉了揉太阳穴。
“有谁进来了?”
“不会是章老师吧?”
“章老师?”
“章老师!”
章依曼的到来,让录音棚的众人都惊讶了。
这是什么日子?
【职场情侣】就这么合体了?!
按照以往的习惯,剧情放到这里,大概是要断了。
演播厅的众人用近乎哀求的声音,拜托进度再争口气,不要停在这里。
节目组倒也很有良心,没玩什么吊胃口的剪辑。
韩觉和章依曼顺利见上了面。
演播厅的众人激动地几乎快哭了。能吃上【职场情侣】牌狗粮的第一口,是无比幸福的事。
然而看了后面,他们觉得节目组的良心应该是被狗吃了。
【不对!】
大家瞬间清醒,这里才不是什么狗粮发放中心……
这是修罗场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【距离始终间隔三米】
【两人脚尖方向始终朝着反方向】
【韩觉前后笑声差异明显】
【林芩表情无奈,叹气次数……7】
【……】
【韩和章互动次数……2(4秒,6秒)】
【韩和林互动次数……15】
【韩对章笑容镜头……0】
【韩对林笑容镜头……17】
【……】
小夏看着几行写下来,越往下越潦草的字迹,摘下眼镜,往后颓然一躺。
倩倩吃着宵夜,转头问小池和小夏,“怎么说?”
小夏什么话也没说,但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……
韩觉和章依曼,是真的分手了。
而且,韩觉似乎和林芩……
最后的一段剧情,是林芩问韩觉什么时候开个人演唱会。
韩觉问林芩:“你也来帮我助助阵。”
林芩回答说好。
然后韩觉沉默了一会儿,看着章依曼,然后另起了一个话题。
倩倩看向小池,小池沉默了一会儿,猛地跑了出去,边跑边带着哭腔喊道:“我不信!这些都是烟雾弹!这是恶魔剪辑!呜呜呜呜呜!!”..

塔读文学小说网(m.bt645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t645.com